跳到主要内容

洞仙歌·冰肌玉骨

- · - ·

仆七岁时,见眉州老尼,姓朱,忘其名,年九十岁。

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,一日大热,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,作一词,朱具能记之。

今四十年,朱已死久矣,人无知此词者,但记其首两句,暇日寻味,岂《洞仙歌》令乎?

乃为足之云。

冰肌玉骨,自清凉无汗。

水殿风来暗香满。

绣帘开,一点明月窥人,人未寝,欹枕钗横鬓乱。

起来携素手,庭户无声,时见疏星渡河汉。

试问夜如何?

夜已三更,金波淡,玉绳低转。

但屈指西风几时来,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。

该内容转载自 互联网
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删除。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再次转载请遵守原作者相关协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