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内容

踏莎行·候馆梅残

- · - ·

候馆梅残,溪桥柳细。

草薰风暖摇征辔。

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。

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。

楼高莫近危阑倚。

平芜尽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
该内容转载自 互联网
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删除。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再次转载请遵守原作者相关协议。